厨房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厨房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叩问农田水利微循环

发布时间:2020-07-13 20:21:50 阅读: 来源:厨房秤厂家

叩问农田水利“微循环”——新投入:如何保障资金直达田间地头

编者按:今年初,中央“一号文件”作出了加快水利改革发展的决定,充分彰显了水利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战略地位,表明中央对水利工作的高度重视。1998年大洪灾后,我们把水利工作的重点放在大江大河的整治上,对田间地头的水利设施投入力度不够。今年“一号文件”强调加强水利设施中的薄弱环节,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农田水利建设。

中央政策已经明确,如何使中央政策直达田间地头?如何调动基层政府、农民等有关各方的建设积极性?在管理上,如何发掘民间智慧,创新组织管理形式?在用水上,如何发展节水型农业的水利设施,使水利建设符合部分地区水资源短缺的新要求?这些问题在文件中没有也不可能直接给出答案,需要我们在实践中、在田间地头去探索、去求解。为此,半月谈记者深入安徽、吉林、河南和山东等地进行调研,探寻重构农田水利“微循环”之路。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要提取土地出让收益的10%用于农田水利建设。今后10年全社会水利年平均投入要比2010年高出一倍,达到4000亿元,未来10年的水利投资将达到4万亿元。如何使中央的政策落实到田间地头?如何撬动政策杠杆,拓宽农田水利投入的渠道?多方投入还有哪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农田水利投入欠账不少

安徽蚌埠市五河县一家国有泵站——许沟排灌泵站里,电机锈迹斑斑、配电箱破损老化。在这工作了30多年的高级技工潘电柱如今一个月只有300元的工资。他说,“一号文件”颁布后,作为老水利工作者,自己深受感动。

记者了解到,五河县拥有国有排灌站49座,近3万千瓦,担负着全县75万亩排涝、73万亩农田的灌溉任务,而现在泵站能确保排涝的只有42万亩,能灌溉的30多万亩,设备老化使排灌效益下降51%。

县域经济较好一些的颍上县同样也面临困难。在国有排灌站穆岗孜站,有20多年历史的几台大型电机因为日常管护到位,外壳铮亮。但是因为设备时间太久,每个电机上都挂着几个大灯泡。工作人员解释说,每次开机前都要用灯泡烘烤电机几个小时,否则机器启动不了,遇上紧急除涝灌溉任务还真怕误事。站长唐家林说,我们就盼着中央及省市能尽快给予公益性水利工程稳定、充足的管护和维修经费,让中央政策能落实到位。

在安徽农村,国有排灌站、农村小水利设施一般至少有20年以上的历史。安徽省机电排灌总站调研数据显示,全省灌溉站设计灌溉能力每年可抽水30亿立方米,现在实际灌溉能力不到10亿立方米。目前全省农村中小型排灌站急需更新改造48万千瓦,从1995年起省级财政每年安排1500万元支持这项工作,但这笔钱每年仅能更新改造不到1万千瓦机组。

面对旱情,除了配套不完善,一些年久失修的农田水利设施让农民对浇灌“心有余而力不足”。在河南杞县阳堌镇西铁岗村,村支书刘振峰指着一眼口径25厘米的机井告诉记者:“这口井打的时候也就30米,现在基本报废了,井浅淤深,已经能看见底了,类似的井村里还有好几眼呢。”

杞县水利局副局长汤广佑说:“抗旱和增产对水利设施的配套要求越来越高,除老化因素外,农用机井还存在布局不合理,桥梁、机电等机井配备物缺乏,灌溉作业浪费、低效的问题,全县22000多眼井,有的平均60亩地一眼井,有的200亩地只有2眼接近报废的井,有些机井因为桥梁老化,农用车还过不去。”

洛阳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的统计显示,全市骨干水利工程建筑物老化失修率近60%,其中30%报废,可灌面积不足理论的50%,50%的中型灌区没有配套,80%的渠系田间工程不完善。

除了灌溉效率低让伊川县先锋渠渠管所所长马善学对应急抗旱没有信心,最让他害怕的还有“涨工资”。“全所15个人,财政每年只给每人7000元的补贴,其他专款专用,这些钱还不够交‘五金’,现在每月只发60%到70%的工资,政府一旦提高工资水平,工资拖欠的情况就更加严重!”

新难题亟待破解

近几年,国家为减轻农民负担,农村实行税费改革,取消了统一规定的劳动积累工和义务工,农田水利基础建设实行“一事一议”。吉林省水利厅农田水利建设管理局副局长李照明告诉记者,实践中“一事一议”往往议而不决,效果不明显。过去农田水利建设是以农民投劳为主,国家投资为辅,由于取消了“两工”,组织农民投劳很难,致使一些地方农村的公益事业、基础设施建设滞后。

“虽说公主岭市得到省里不少水利投资,但是从长远看,目前的投资远远不够,而且很多投资是需要基层配套的,产粮大县财政穷县,哪里有钱来配套呀!饮水安全工程需要市里配套四五百万元,现在都是工程队垫钱干活。另外国家的投资都是给主体工程,监理费用、设计费用等独立费用国家投资不负责,就像我们的一个水利工程明着说是投资1600万元,其实上级投资也就是960万元,其余的都是我们地方拿钱。”公主岭市水利部门一位负责人说。

一位洛阳市基层水管干部认为,“多龙治水”是当前水利建设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某种程度上,不是水利投入不够,而是体制性缺陷形成“钱荒”。以扶沟县为例,一方面是农民感觉长期以来农田水利建设“不给力”,另一方面,水利、农业、农办、棉办、国土、发改委、扶贫等多个部门都在搞水利项目。

伊川县水利局副局长赵玉敏说:“现在是大工程投资大、见效慢、不出政绩、没人干,小工程见效快、出政绩、抢着干、重复干,资金使用形不成合力,水利资金安排得不到优化。这么多的单位在修水利,由谁来统筹协调,由谁来监督、评价、管理,这个大问题急需解决。”

鹤壁定制西装

三门峡职业装制作

石嘴山工作服定做

朝阳定制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