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厨房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市公司官员独董密集去职最短任期仅9天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6:40:08 阅读: 来源:厨房秤厂家

上市公司“官员独董”密集去职 最短任期仅9天

中国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近期密集召开,几乎每天都有至少一名独立董事去职。此前,上市公司热衷聘请党政卸任官员担任独董。如今,这一饱受质疑的政商“旋转门”正在遇冷。Wind资讯显示,年内已发布独董离任公告的上市公司超过200家。“官员独董”接连去职,兼职官员最短任期仅9天。

数字:几乎每天都有独董去职

最近上市公司股东大会密集召开,独立董事纷纷离职。其中,“官员独董”谢幕成为突出现象。仅5月27日就有信邦制药、贵绳股份、山东钢铁、天成控股等上市公司的7名独董辞职,分属党政机关、教育机构等职级干部。

上市公司川投能源5月末公告,根据中组部新规要求,独立董事邹广严已书面申请辞职。四川省人民政府官网显示,邹广严曾任四川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等职。

与川投能源同日发布公告的赤天化独立董事任期最短。其独立董事、现任职于贵州贵安新区某城投公司的王良才于2014年5月19日刚刚就任,5月27日就已去职,在任时间不过9天。

总部位于浙江宁波的雅戈尔曾因其五位独立董事均为退休官员备受关注。此前,该公司对外公告称,作为雅戈尔第七届董事会独立董事的四位退休官员将集体离任独立董事一职。

中石油此前公告,证监会原主席刘鸿儒、国税总局原副局长崔俊慧和国家石油和化学工业局原局长李勇武三位前官员,已不在本届董事会候选人中。

Wind资讯显示,年内已发布独董离任公告的上市公司超过200家。从数量上看,几乎每天至少一名独立董事去职。而根据2012年年报统计,上市公司独立董事一度有600余个职位由党政卸任官员担任。

主因:中央清理干部在企业兼职

据记者统计,过百名独立董事年内已公告辞职或离任。去职理由中,受中组部去年10月颁布的18号文件《关于进一步规范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任职)问题的意见》新规约束排名第一。这份文件也被外界一致认为是此次独立董事“离任潮”的主因。

文件首度明确,兼职党政领导干部不得在企业领取薪酬奖金津贴等报酬,不得获取股权和其他额外利益。市场人士分析,兼职“曲线”收益消失,促使部分独董“隐退江湖”。

受此影响,一些退休高官纷纷请辞上司公司独董职位。统计显示,5月份以来,证监会前主席周道炯离职光大银行、统战部前副部长尤兰田辞去民生银行独董、国家税务总局前副局长许善达离职招商银行……

中组部相关负责人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中组部相关意见下发后,我国共清理党政干部在企业兼职4.07万余人次。其中,对省部级干部兼职从严把握,共清理229人次。

独立董事 又叫外部董事、独立非执行董事,通俗地说,就是不在公司内部任职、不参与具体事务、没有公司股票,却能为公司出谋划策的人。在独董制度实行较早、效果也较好的西方国家,出任独董的大多数为有丰富企业管理经验的企业家以及有过多年执业经历的注册会计师和注册律师,而纯粹学者只占很少的比重。

独董制度“本土变形记”

引入13年,由中小股东“保护伞”沦为“政商旋转门”

2001年,独董制度被引入中国上市公司,旨在通过独立董事来维护上市公司的整体利益,尤其是保证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不受损害。然而,独董制度在执行中变了味。“政商旋转”、“一人多职”及“董而不独”现象频频受到质疑。部分独董不仅欠缺独立性,沦为只拿钱不做事的“花瓶”,甚至还违法违规参与内幕交易。

“我们倾向于选择那些人脉广泛、对公司有帮助的人担任独立董事。”上海一家上市公司的董秘透露,“官员的声望和积累的人脉关系可能会对企业的发展有好处。聘请退休官员担任独立董事可能有利于企业降低运营成本。”

但是,退休官员任独董,因缺少有效的监管和规则的隐蔽,则被诟病为滋生腐败的温床而饱受质疑。业内人士指出,退休高官到企业就职,最易出现“权力磁场”和“权力期权”两种现象。所谓“权力磁场”,是指官员虽已退休但“余威”仍在,利用其背景和人脉为企业牟利,向相关政府机构施压,严重干扰市场秩序。所谓“权力期权”,是指官员在位期间为企业提供不正当的便利,换取退休后在该企业任职,相当于一种“预约受贿”。

两问独立董事

为何难“独立”?

种种迹象表明,本应代表中小股民的独立董事作用难以发挥,增强独董的独立性仍然任重道远。

比如,天目药业5月29日公告重组方案再度延后。此前,其两位独董郑立新和徐壮城因质疑财务数据真实性无法核实,投下反对票。随后被天目药业股东企业提名罢免。这一“不听话”后的罢免案已引发上交所发文质询。

“独董失灵、违规屡屡发生,根源在我国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缺陷,‘一股独大’堪称上市公司治理死穴。”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刘纪鹏说。

据介绍,长期以来,我国上市公司独董主要来自院校专家、退休官员及其他公司管理层。现有独董聘任机制中,独董由董事会提名,而上市公司一股独大,董事长、大股东多出于自身利益选聘独董。这就决定了独董难以发挥制衡作用。

怎样“独”起来?

专家认为,从上市公司层面而言,强化独立董事的权力与责任,还需从聘用方式、薪酬机制等入手。

业内人士建议,要有对独董单独的考核评价制度,独董薪酬不能由其任职的上市公司直接发放,避免独董因经济利益不能“实话实说”。此外,还可以基于所在上市公司违规记录,试点独董激励薪酬,设兼职数量上限。

“还可成立具有行会性质的中国独立董事公会,向上市公司董事会差额推荐选任独董,实现股东表决回避。真正让独董独立起来。”上海新望闻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宋一欣说。

“官员独董”四大怪象

高龄“官员独董”的年龄主要集中在50岁以上,最高的已有83岁,如中国石油的独立非执行董事、证监会原主席刘鸿儒。

高薪“官员独董”的年薪大多为10万- 20万元。曾在证监会担任要职的民生银行独立非执行董事王立华,年薪高达87万元。

多兼职 截至2013年9月,深沪两市上市公司共有8076个独董职位,担任这些职位的约有5760人,其中担任5家公司独董的有51人,担任超过4家公司独董的人数过百。

不乏问题企业 退休官员担任独董的企业中不乏问题企业。例如,曾深陷“污染门”的紫金矿业就有来自中央和省里的退休高官担任独董。

陕西植绒

西安恐龙塑胶玩具

长春自动化巴氏杀菌线

吉林草坪路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