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厨房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如你所愿 来陪我吧

发布时间:2019-04-16 00:14:08 阅读: 来源:厨房秤厂家

文雅听长得很漂亮,有种莲之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质,一直被评为是学校的校花,可谓是招蜂引蝶,十足美丽的面孔总会迎来周围男生的团团转,文雅听本来就很自信高傲,加上有着众多的追求者,眼光自然是特别的高,一般的男生怎会入的进她的眼。

文雅听走路的时候下巴都是抬的很高,目中无人的样子,在学校里很是惹女生讨厌。

但文雅听并不在意这些,每天去学校总有人对她嘘寒问暖,时间长的自然就很厌烦,王平乐就是文雅听众多的追求者之一,他对文雅听实在是无比的迷恋,告白了众多次但文雅听就根本不搭理他。王平乐很苦恼,但又不甘心,就算被拒绝好几次他也不想放弃,因为他真的是很喜欢文雅听,费劲心思打听到文雅听的手机号码,几乎每天都跟文雅听打骚扰电话,文雅听对此很厌烦,对王平乐的厌感又加重了些。

王平乐每天都会在文雅听的桌子上放上一束玫瑰,文雅听每次都会扔掉,在文雅听眼里,王平乐长相不仅不好而且看起来还很猥琐,像她那种女神级别的是看都不想看她一眼。

今天下午,王平乐因为有事而留在教室里,等他做好一切后,学校里已经没什么学生了,王平乐照旧吊儿郎当的走在走廊里,碰巧文雅听正好从楼梯上走下来。

王平乐一看是文雅听,再加上偌大的学校里现在也没什么人,王平乐就直接笑眯眯的走到文雅听身边向文雅听打招呼,平常他在喜欢文雅听也不敢主动跑到她身边,而且文雅听身边总是会有些男的围着,王平乐是想怎么接近也接近不了。

文雅听只是随意的撇了一眼不好看的王平乐,就当没看见似的目光朝前,直接忽视。

王平乐喜兹兹的自言自语了一大堆,文雅听是一句也听不下去,加快脚步的向前走,脸上表现出不耐烦。

只是王平乐好像还没看出文雅听的厌恶,还在那不停的问和讲。

文雅听实在是烦躁起来,想起王平乐的骚扰,直接一个巴掌打在王平乐脸上,大吼“你还要不要脸,天天给我打骚扰电话,你烦不烦,我告诉你,我有男朋友了,听到没有!”

文雅听的脸气的很红,没办法为了解决这个烦人的王平乐只能瞎说自己有男朋友。

文雅听的怒吼惊呆了王平乐,一向冷漠看似温柔的文雅听这么暴怒的样子他还是第一次见,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文雅听有男朋友,王平乐真是吃惊。

文雅听指着王平乐的鼻子大声命令,“以后你在烦我给我打骚扰电话我就报警了!”

气势汹汹的走了,王平乐在那不知所措。

原以为文雅听只是气话才会凶着,只是过后的几天,王平乐看见文雅听每天放学都会有个男的来接她,很帅的 男生,让王平乐更是自愧不如,文雅听很亲昵的挽着他的手,两人嘻嘻闹闹的很是亲密。

王平乐的心简直就是降到了冰点,波澜不平,难以接受。

就好像受到了强烈的打击一般,看着文雅听和男朋友在那秀恩爱,王平乐心痛的要死,借酒消愁,学校都不想去,成天颓废的捧着文雅听的照片自言自语。

王平乐简直是无法平静自己去放弃,他真的是太喜欢文雅听,迷恋让他丧失了理智。

放学铃声响起,王平乐闷闷不乐的走在学校里,因为跟文雅听是同一段路,都要路过一个不怎么有人经过的胡同,今天,文雅听的男朋友好似没有来接她,文雅听自己一个人走在里面,王平乐看着她的背影,线长的腿,完美的身材,王平乐想出了一个好办法。

王平乐眼看死下无人,悄悄的捡起身边一根粗壮的棍子,偷袭样的用力打向文雅听的头。

文雅听渐渐的倒了下去,王平乐本来想弄晕文雅听,结果看到文雅听头上流出的鲜血王平乐差点吓呆了,他第一次这样打人,王平乐摇了摇文雅听,有点难以置信的伸出手探探文雅听的呼吸。

居然就这样被打死了!

王平乐惊讶的栽在地上,一棒子打死人的事也就只有他能碰到吧。

王平乐犹如天打雷劈般的不知所措,怎么办,打死人了?着急的团团转,“对对,赶紧跑!”

王平乐警觉性的样空荡的胡同里看看,好在没人,立马拿起刚刚的棍子贼兮兮的跑了。

随着 王平乐的脚步声远去,文雅的头栽在一滩血水里,闭上的眼睛突然一下睁大,血红色显得格外渗人……

当警方判断文雅听的死亡真相时,实在是找不到证据和目击证人,只能判断她为意外死亡。

王平乐知道判决真相后算是松了口气,文雅听死了,就再也没有人跟他抢了,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王平乐想着想着就邪恶的笑了笑。

“王平乐……”

勾人的女声传入王平乐的耳朵里,拉回了正在思绪中的王平乐,王平乐也不知是眼花还是什么,坐在教室里竟看到外面有个女生在向他招手?

王平乐再一看,又没人了?

王平乐也并没有纠结那么多,也可能那个女生不是再跟自己招手。

一如平淡的几天,生活还是如此,只是男生都比较伤心校花死去的消息,毕竟,像文雅听那种特好看的天然真实美女现在还是少有的。

王平乐一如既往的察看着文雅听的照片,时不时的啧啧两句“雅听,我也不是故意的,怀就怪在我太喜欢你了!”

王平乐享受性的摸着照片中文雅听的脸,好似就在摸文雅听的脸一样。

“王平乐,王平乐……”

女声回旋在王平乐的耳边,让王乐平感到有点惊悚,“谁,谁在叫?”

王平乐警觉性的望向房内,只见门口背对站着一个长发女人。

“你是怎么进来的!”

王平乐走上前去拍了拍女人的肩膀“你怎么来我家的?”女人背对着他一言不发。

缓缓的转过身,王平乐看到一张正在流血的脸,她,面对着王平乐,“我是文雅听啊,你不是很喜欢我吗?”

美丽的脸蛋上的鲜血显得格格不入,她,温柔的笑着,笑的王平乐吓的毛骨悚然。

“你,你不是死了吗?”

王平乐不安的向后退,颤抖的发音。

“对啊,我是死了,但是下面不好玩,所以我想到了你啊?”

文雅听笑呵呵的靠近王乐平,王平乐紧张的连连后退,文雅听的脸逐渐变得狰狞起来,气愤的双手直接用力掐向王乐平“来陪我吧!如你所愿了!”

王乐平拼命的挣扎也无济于事,

逐渐的断了气。

棉服

订做劳保服装

劳保服厂家

水泥厂工作服

相关阅读